認識思覺失調| likemagazine.com.hk
健康及美妝

認識思覺失調

思覺失調等如黐線?精神疾病在都市中愈來愈常見,惟普遍存在負面標籤。香港大學一項調查發現,近4成年輕思覺失調康復者有中度至高度的自我標籤,對患者及康復者均是二次傷害,甚至影響治療進程。有思覺失調康復者著書《黐線》,分享自身經歷,勉勵同路人接納自己,重新投入社會,亦藉此教育大眾消除歧視,糾正對思覺失調認知上的謬誤。

 

不等於人格分裂
據統計,在香港,每100人至少有2至3人患上思覺失調,即使近年推出不少公眾教育活動,糾正一般市民對思覺失調及其他精神病的誤解,但對康復者的偏見及歧視仍然存在,不少康復人士因而難以接納自己,甚至出現自我標籤的負面心理狀況。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精神醫學系最新調查顯示,在15至25歲年輕康復者個案中,36.8%有中度至高度的自我標籤狀況,包括「我害怕別人知道我是思覺失調患者」、「思覺失調患者這身分會為我的日常生活帶來不便」、「思覺失調患者的身分對我來說是一種負累」等,嚴重影響康復進程。

部分人對思覺失調及人格分裂有誤解,認為是同一種精神疾病。思覺基金主席暨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精神醫學系系主任陳友凱教授解釋,患上思覺失調的人,腦部分析四周環境時出現問題,如產生幻聽、幻覺,而且主要是負面方向,與人格分裂的症狀有異。

思覺基金主席暨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精神醫學系系主任陳友凱教授呼籲社會上的企業多給予空間精神病患者及康復者。

 

傷心都要鬥一番?
思覺失調康復者邵思敏(Sushi),19歲時初次確診患上思覺失調,她回憶分享說在15、16歲時已察覺自己有病徵,但當時自我封閉,不敢告訴家人。Sushi指,朋輩對患者的影響極大,回想自己病發後不久,歷經友人自殺事件,個人情緒起伏極大。「那段時間同時受思覺失調、抑鬱及友人自殺的情緒折磨,當我向朋友訴說不開心時,朋友卻回應指『我的爸爸最近也離世,但我數個月後便復原,你只是朋友逝世,是否需要用這麼多時間傷心?』這種態度令我感到憤怒,是否我也要有家人逝世,才有資格跟你說我不開心?」她提醒大眾應抱有同理心,不應拿情緒、病患作比較。

病總是痛苦的,即使不是生理上的痛,精神心理上的苦,對患者來說都是難以忍受的磨折。Sushi一直被思覺失調症纏擾,最後令她敞開心窗的,是一名接納她的好友。「直至早幾年自覺狀態變好,向朋友透露曾患上思覺失調,他竟然接納!」朋友的開放態度,無疑為她打下強心針。

思覺失調康復者Sushi把自己患病的經歴寫成書,盼為同路人帶來支持及鼓勵,也希望糾正社會對這個病的誤解及消除偏見。

 

好僱主助病癒
Sushi強調,工作環境對思覺失調康復者的治療進程亦有影響,她指自己過往有多次工作被歧視的經歷,最明顯莫過於對員工需要服藥及覆診的態度,她指服用精神科藥物時神情會較呆滯,也沒有甚麼表情。「我病到不懂笑,但曾被同事或上司以20種方法來問我為何不懂笑?」令她無地自容,抗拒上班。直至遇上現時的老闆,Sushi才覺受到公平對待。「雖然我病,但我仍有工作能力,老闆懂得善用我的長處,而我不擅長的事,他亦願意扶持我,一起完成。」Sushi對遇到好老闆直呼「好彩」,更指他令自己在患病時仍有成長,非常難得。於是,她把13年來徘徊在康復與復發之間的經歷寫成《黐線》出版,希望為同路人帶來支持和鼓勵,協助他們衝破自我標籤的心理障礙,亦希望幫助糾正社會對此病的誤解和消除偏見。

思覺基金主席暨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精神醫學系系主任陳友凱教授補充,在患者未接受治療的初期,至他接受有效治療之間的時間,病人的明顯幻覺或妄想會直接影響其生活、工作和社交。「患者此時可能失去工作,甚至失去朋友,這些都不是接受治療後就可以還原的。」患者清楚記得這段時間的經歷,親友的反應亦會為患者留下印象,陳教授指這段時間通常是3個月,惟這段時間愈長,對日後自我標籤的影響愈大。

 

增大眾認識添關懷
陳友凱教授指,自我標籤在本港的情況很常見,與西方國家相比亦較嚴重。「有些病人正因為自我標籤而對治療失去信心。」他舉例指,需在精神科部門覆診的病人,大部分均不敢告病假前往,反而以年假代替。「政府醫生不容易批出病假,老闆亦有機會質疑病人與醫生串通騙病假。」他慨嘆,很多病人因害怕常常覆診致「穿煲」,令上司或同事發現,故目前醫院管理局推出沒寫明部門的到診紙,情況才稍有改善。

自我標籤分為外在及內在兩種情況,陳友凱教授呼籲社會上的企業多給予空間精神病患者及康復者,患者亦需明白有空間選擇如何看待自己,故心理治療極為重要。Sushi亦認同,心理輔導助她接納過往經歷。「從前的經歷令我自信很低,希望否定它們,但必須透過接納當時和現在的我,才能踏出康復的第一步。」可惜的是,本港的臨床心理學家(Clinical Psychologist,簡稱CP)的服務一直供不應求,香港一個CP約需服務80個病人,外國的只需要服務30至40個,導致部分病人無法得到有效治療,加上思覺失調患者有機會同時患上抑鬱症,對藥物的負面態度會直接令他們復發。陳友凱教授指,早年確診患上思覺失調的人,9成需要入院接受治療,目前已降至一半,盼透過教育宣傳,令疑似患者及早求醫,長遠來說將入院數目減低,騰出更多空間提升輔導服務。


TEXT:Irene

相關文章